斑鸠养殖注册
您好,欢迎光临斑鸠养殖
行业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斑鸠养殖 > 龙虾养殖 > 正文
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河北省委督导巡视组

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河北省委督导巡视组

  桥西法院执行局谷芳旭亵渎人民赋予的公权力涉嫌贪赃枉法破坏公序良俗行为的投诉材料  尊敬的邢台市桥西区法院领导:  我叫顾*甲和前妻张*霞婚前做有财产公证,约定:我名下滨苑小区一处房产140平米五层,张*霞名下矿北生活区一处房产60平米二层,均为婚前财产,婚后不转化为夫妻共同财产,房产归各自婚前所生孩子所有;我二人于2004年结婚,婚后带两个孩子生活在矿北生活区,我父母住在滨苑小区;2005年张*霞提出房子小孩子多生活不便,我父母年岁大了住五层也不方便,不如和老人换换住,我当时觉得合理就同意了;因两个孩子都在25中附小上学,为方便孩子接送和学习,两个孩子的房间和生活器具均未收拾搬离;因为家庭关系原因,我的孩子顾*乙基本早、中、晚均由我父母接送照顾,实际并未搬离矿北生活区,搬到滨苑小区住的只有我和张*霞及她的孩子张*丙三人,只是偶尔把顾*乙接回住一两晚上;2010年我和张*霞购买时代广场11层175平米电梯房一处,装修时曾尝试着给两个孩子装修一间比较豪华的儿童房,把顾*乙接回一同生活,经努力没有成功孩子拒绝搬回来;就这样我和张*霞带着张*丙住在时代广场,我父母照顾着顾*乙生活在矿北生活区;两位老人在矿北生活区一住就是十二年,期间我父亲离世。

  我和张*霞搬离滨苑小区后,该处房产一直出租盈利,租金均是张*霞收取;至2013年张*霞提出滨苑小区的房子太高,把房子卖了用卖房款交个首付给孩子买个电梯房,方便以后孩子大了结婚用,我觉得建议挺好就同意了;看我同意后张*霞于当年9月联系到买家,以50万元的价格把滨苑小区的房产卖给王**夫妇,房款一次性付清以转账形式汇到张*霞个人银行卡上;收到房款后张*霞在柏林风度小区给顾*乙交一万元定金,准备订购一套125平米12层电梯房,后该房子因顾*乙姥爷相不中地段,就退回定金放弃了;之后因顾*乙姥爷要求新购房必须同等地段同等价值,造成张*霞拿着顾*乙的50万元购房款,短时间内寻不到都满意的合适房产,购房一事就从长计议处于搁置状态。

  到了2015年7月我和张*霞离婚,离婚后我带着随身财产及衣物搬到矿北生活区同孩子一起住;离婚时约定,时代广场房产归张*霞所有(当年张*霞以77万元价格出售),按揭也好一次付款也好,面积和地段不再限制,但必须是新房,给顾*乙购买房产一套;新房交完首付后孩子和老人就搬离矿北生活区,我就不再向张*霞索要属于顾*乙的50万元购房款;离婚协议签订后,因为给顾*乙买房的按揭时间和用谁的名字购买这一问题,我家和张*霞家产生矛盾,后矛盾激化,至2016年顾*乙购房一事因两家矛盾也没能落实;2016年底蒋*凤拿出矿北生活区房产证,(在我家任何人均不知情下,张*霞早在2015年9月就把矿北生活区的房产,以零价格方式赠送给其母亲蒋*凤,并办理完房产过户手续)到桥西法院起诉我母亲武*君个人,要求我母亲搬离矿北生活区,因案情简单极短时间内法院裁定我母亲搬离;在此背景下,涉嫌贪赃枉法的谷姓法官就登场了,谷姓法官拿着桥西区法院判令我母亲个人搬离的裁定书开始执行,但谷姓法官执行的是要求我母亲搬离后,必须有义务把我和顾*乙父子俩同时撵出,期间我向谷姓法官提出以下执行异议:  1、蒋*凤起诉的是我母亲武*君个人,且顾*乙是先于我母亲入住到此处的,入住原因和我母亲没半点法律关系;顾*乙的法定监护人是我不是武*君,我母亲可以搬离,但我母亲无权也没有义务要求顾*乙搬离。   2、离婚后我和张*霞有约定也同时是义务(50万购房款在张*霞处),要解决顾*乙的住房问题,因此我才入住到矿北生活区,我的入住和我母亲武*君没有任何法律关系,我母亲无权也没有义务让我搬走;张*霞把房产零价格赠送给她母亲蒋*凤时,我家任何人不知情也没有被告知,但蒋*凤获得该处房产时是清楚里面法律关系的,是知道顾*乙在此合法居住的权利的;蒋*凤起诉时明知房子里住着三个人,却只起诉我母亲一个自然人,是因为她知道买卖不破租赁这一民法通则,张*霞未解决顾*乙住房或者退回50万购房款前,她是无权起诉顾*乙搬离的,起诉我也有法律风险,只有单独起诉我母亲才能100%胜诉;谷姓法官拿着判令我母亲个人搬离的裁定,要求我母亲搬离的同时义务把我和顾*乙撵走,是涉嫌执行法官曲解承办法官的裁定,涉嫌夹杂特定人员个人目的,拿不到判令三人同时搬离的判决书,在执行中达到让三人同时搬离的效果。

  3、在这个现时时段,我、我母亲、我儿子没有任何房产,我母亲七十多了身体需要调养,我孩子尚未成年正在读书,正是一个家庭用钱最多的时候,离婚后我的收入并不稳定,如此时我母亲搬离,还的另行租房居住,新增加的房租将给我的家庭造成沉重负担;当前我工作不稳定无暇照顾孩子,我母亲在此居住,不是要占有此处房产,只是在达到我儿子顾*乙搬离条件前,减轻一下生活负担;等张*霞解决了顾*乙房产问题后,会随同顾*乙一起搬离,且我母亲的入住也是张*霞同意在先,把房子赠与蒋*凤在后,法院本着维护公序良俗的准则和最高法相关执行司法解释,能否保护和照顾我母亲的居住权,让我母亲居住到顾*乙房产问题解决。

  在我把蒋*凤诉讼武*君搬离官司的前世今生、里面的各种原委全部给谷姓法官讲全面讲透彻后,谷姓法官却置若罔闻;出于尊重国家司法权威和对公权力的敬畏,我母亲于2017年底把个人财产搬离矿北生活区,然后到桥西区法院和谷姓法官办理了搬离手续,之后我母亲到我姨家暂住至2018年2月租房居住;然而谷姓法官依然不依不挠,以要拘留我母亲、给我母亲开五万元的罚单,到顾*乙读书的学校传讯我儿子等卑劣手段,持续的威逼恐吓我七十多岁的老母亲!要求她把我和顾*乙撵出矿北生活区的房子,最后谷姓法官竟然升级到冻结我母亲的退休工资!谷姓法官搬弄人民赋予其的公权力,如此为达到特定人的个人目的,不择手段威逼恐吓七十多岁的老人和尚未成年的孩子,叫国家司法尊严情以何堪!2018年4月我母亲精神几近崩溃,迫于谷姓法官的迫害和亲情的压力,我被迫把矿北生活区的房子收拾干净,把私人财物归置好封存到房子里,给谷姓法官报备后,搬离矿北生活区,谷姓法官在房子交接当日查看了我个人财物后,给房子贴上桥西区法院的封条,代表法院予以接收。

  转眼到了2019年2月5日,我才知道谷姓法官在没有通知我和顾*乙的情况下,已然把矿北生活区的房产移交给蒋*凤用来出租谋利,我封存在房间内的个人随身财物和家具(价值10万余元)等物品,不知所踪,我母亲的工资至今仍处于冻结状;我们一家祖孙三人搬离矿北生活区后,被迫在外租房居住生活负担十分沉重,谷姓法官冻结我母亲退休工资后,直接造成我们一家三口生活极端困苦;为了保证最基本的温饱,自2018年8月起至今我本人的信用卡逾期半年也无力偿还,现已收到交通银行的司法起诉通知;2018年11月开始我一直便血也不敢去医院检查治疗,怕查出什么病来精神身体垮了;2018年9月开始我儿子因为他爹交不起学费已然在家辍学半年。   这就是谷姓法官满嘴仁义道德的在维护社会公序良俗,这就是谷姓法官搬弄人民赋予其的公权力,给一个家庭带来的严重后果;望桥西法院领导能彻查此案。   陈述人:顾*甲  2019年2月8日。

上一篇:国泰黄金ETF(518800)基金经理

下一篇:台风“百里嘉”和“山竹”直逼广东防风形势严峻

煤化工

产品中心|新闻中心| 访客留言| 人才招聘|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斑鸠养殖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06-2019 www.433112.com斑鸠养殖 All Rights Reserved